「人在旅途」他活得比我潇洒(胡敬平)

宁波热线 2019-03-13

「人在旅途」他活得比我潇洒(胡敬平)

那天在华联超市南门外的空地上看到了一位年龄五十岁左右、身上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高位截瘫的男子,他蜷曲在一个自制的小木车上(车上绑着个油腻腻的小音箱和话筒),两只手臂使劲地在地上一撑,小木车就会艰难地向前“走”两步,如果看到哪个地方人不算少又有空地,他就会停下来对着话筒唱上几首,嗓音有点沧桑,加上外形很奇特,所以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围观,只是大家听的不足而看的有余。这时候围观的人里就有人问:“哎,你住在哪啊?平时谁做饭给你吃的?”他迟疑了一下,略显自嘲地回答道:“我住哪儿?哈哈,天下之大,还能没有我的立足之地吗?我居无定处,到点不误,只要你们喜欢听我唱歌,我随时就会出现。”“至于吃饭,就更简单了,随便吃点能填饱肚子就行,反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话语里全然没有怨天尤人和自暴自弃。一个曲子唱罢,收获却不多,只有几个人给钱的,只见他慢慢地向我这边“走”来,我心里就犯嘀咕了:这个人是真瘫痪还是假瘫痪,不会是骗人的吧?(因为电视新闻里曾经报道过有些骗子把自己装扮成缺胳膊少腿的乞丐以博取人们的同情而骗钱的),我是给他点钱呢还是装作没看见?真要是装作没看见的话我又感觉良心上过不去。但他如果是真的残疾为什么不去找民政部门寻求帮助,非要靠自己这样艰难地乞讨过日子呢?不想了不想了,还是施舍他几枚硬币吧,于是我快速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五枚硬币,像小时候玩丢沙包那样,根本没有走到他的面前,远远地就扔进了他面前的那只红色的小塑料桶里,我看到了他眼中满是感激。

这时从华联超市地下停车场里出来了一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中等身材,皮肤保养的很好,头发打理的纹丝不乱,一身得体的西装连个皱褶都没有,皮鞋擦的锃亮,肚子微微凸起,显得很有派头,平时我是不喜欢这种人的,总认为他们浑身写满了腐败味和铜臭味,总之没把人家往好处想。只见他来到那个乞讨男子面前,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面值五十元的钞票,深深地弯下腰去,轻轻地放进了那只小红桶里,神情是那么真诚,动作是那么轻柔,就好像眼前这个脏兮兮的乞丐不是乞丐,而是他的亲人一样,乞讨男子感激地连说了好几句谢谢,只见老板模样的人摆了摆手,还对他微笑了一下(那笑容很温暖,好像冬日暖阳一般让人难忘),然后走远了。当他的背影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竟然感觉眼睛有点涩涩的。对比那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我羞愧难当,我应该给他点赞,为他的谦逊低调,为他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人的那份尊重;对比那个蓬头垢面的乞讨男子,我自愧不如,我更应该给他点个大大的赞,为他的乐观坚强,为他对悲惨命运的不屈服。

我承认那一刻,我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我想了很多,并因此而局促不安:我有什么资格以慈悲者自居?我果真比乞讨男子优越吗?漫漫人生路,如同一部部情节曲折的电视剧,在这一次的剧情中,我只不过临时客串了一把所谓“富人”的角色,他出演的是一个叫“乞丐”的人物,也许物质上我们暂时贫富有别,本性却永远没有贵贱之分。但他和我的确又有些不同:我虽然有幸拥有了一个四肢健全的身体和一个足够我养家糊口的工作,但我时常会为了一点点的小事而庸人自扰、自怨自艾,还会为了达不到一个期望的目标而忧心忡忡,甚至寝食难安。而这汉子,他似乎比我这个健全人更健全更通透:我还有一双手、我的勇气没丢、我的信念尚在、我尽量自食其力不给社会添麻烦、本来生活已经很糟糕了所以也没什么可怕的!

他活得比我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