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她卷入一起灭门惨案,自己心爱的人竟是真正刽子手!

联商网 2019-06-17

安汐:“你先别慌,等我去打探一下再说,到时候我们再想对策。”

安毅点头,好看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定王府

“你是说司腾夜去了昭王府?”司腾逸饶有兴趣的放下了手中的折子,邪魅的俊脸上闪过一丝暗光。

寒野:“下人亲眼所见。”

一朝穿越,她卷入一起灭门惨案,自己心爱的人竟是真正刽子手!

“可知他去昭王府做什么吗?”司腾逸站起身从身后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古书,坐回案椅上面色无波的道。

寒野低头:“据说是去探望昭王的伤势。”

“本王到不知道我这些兄长何时如此重情义,不过是想借刀杀人罢了,也只有我二哥那种脑子才想出来打昭王府那位的主意。此事不必管他,今夜随本王去一趟昭王府。”司腾逸低头查找起手中的古书,慵懒的嗓音中自带一股懒散。

寒野点头:“那属下现在就下去备马车。”

“不必了,还是和上次一样。”

“是。”

提及上次,寒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司腾逸,见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才在心底狠狠的松了一口气退出去。

寒野刚退出去没多久,一个黑色的身影形如鬼魅般的便从房梁跳了下来,只见他面带一张银色的面具,一双黑瞳透过面具冷如冰霜。

“银月拜见主子。”

沙哑的嗓音响起,司腾逸这才将目光从古书上移开:

“你怎么来了?”

一朝穿越,她卷入一起灭门惨案,自己心爱的人竟是真正刽子手!

“回禀主子,属下发现有人在皇帝的饮食中下了碎骨散,近日那毒素已经开始渐渐发作了,只是症状还不是很明显。”

司腾逸微微挑眉:“碎骨散?看来我那大哥是这么等不及要登上宝座了,只是不知道我那贪图美色的父皇,得知自己最喜爱的妃子和儿子要置他于死地时,该是怎样的心情。”

银月:“主子你看需不需要属下动手将这毒解了?”

“不必。”司腾逸抬了抬手打断银月的话道:“如果他中毒不够深,可不是对不起我那大哥的一片苦心,你暗中派人将此消息透露给皇后,她自会达成我们想要的结果。”

银月:“属下明白。”

“你暂时不必回宫,本王还是一事需要你去办。”说着他便从案桌下取出来一幅画递向银月。

一朝穿越,她卷入一起灭门惨案,自己心爱的人竟是真正刽子手!

“早年间江城太守一族惨遭灭门,大理寺档案中曾统计共有尸体二百五十八具,但是本王记得在那出事的前一年,官府统计其人口是将近三百人,而这些人口数期间也并未曾报损,所以本王怀疑这江太守一族中定还有活口,你去仔细查查这画上之人,看看是否与之有联系。”

“属下领命。”

银月恭敬的接过了司腾逸手中的画像后,黑色的身影瞬间便从殿内消失了。

入夜,凉薄的月光撒漏在地上,惊起了一地的寒霜。

安汐伸手搓了搓有些受凉的手臂,娇俏的小脸一不注意便被凉风吹得阵阵发白,想着她便看着走在她前面的女子道:

“霜儿,现在是什么时节,怎么我感觉有点冷了。”

“已经白露了,天气逐渐转凉你明儿多穿点。”霜儿头也不回的继续打着灯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