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红妆时尚 2019-08-12

做清洁工、中餐馆收银员,帮人遛狗,开干洗店……

这些事情,你能和深受爱戴的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和计算机视觉实验室负责人——李飞飞教授联系到一起吗?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全家移民美国,开启“求生模式”

李飞飞在1976年出生于北京,16岁那年是1992年。

那大概是中美经济生活之间还存在巨大差距的最后一个时代,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李飞飞全家移民到美国两年后,一部名为《北京人在纽约》的电视剧在国内爆红,描写的就是这种代价——社会地位的落差,经济上的困顿等等。

16岁从中国来美国追梦,为了梦想成真一路上她做过太多奇奇怪怪的事。幸运的是,她的智慧笃定和不忘初心成就了她的今天。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李飞飞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来到美国后,也失去了原本在中国的知识分子的工作,父亲给人修理照相机,母亲则是一名收银员。

用她自己话来说,全家人处于一种“求生模式”中。李飞飞说,她什么样的工作都做过,从在中餐馆里打工,到给人打扫房子甚至帮人遛狗,但她没有觉得困难,因为父母也同样努力工作。

初到美国,全家人住在纽约附近一个叫帕西帕尼(Parsippany)的地方,全家人仅有的一些朋友都是和他们一样的移民,“大家都很忙,忙着讨生活”。

作为一个移民,她必须从零开始学英语。相比当地的孩子,她浑身散发着书呆子气,她说她在学校也没有太多的朋友。

“我想要理解很多本质的问题,如宇宙的起源,生命的意义等,我想要生命中拥有那种智慧。”她说这是她的驱动力。

所幸她的数学和理科都不错,她就读的帕西帕尼高中(Parsippany High School)在新泽西州的高中里排名中等,她毕业的时候排名第六。

当时她申请了一大批学校,但普林斯顿给了几乎全奖的奖学金,她去了普林斯顿。

事实上,她考上普林斯顿就在当地让人惊讶了,1995年2月,当地的报纸专门刊载了她的故事,《“美国梦”成真了!》

拒绝高盛、麦肯锡offer

去西藏研究藏药

她最大的欣喜是发现身边朋友起了变化,“身边全是这些学术、知性、充满魅力的人”,她说。

她极少公开提及的是她与《南京大屠杀》的作者张纯如在那段时间成了好友。她在普林斯顿读书时,曾经举行过一个跟南京大屠杀有关的活动,当时在地区有不小的影响力,作为学校里数量非常非常少的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在她与知识分子为伍时,她家人的生活还在挣扎当中,她决定在帕西帕尼盘下一家干洗店来,让父母来经营。

全家人都凑不够那么多钱,她四处向朋友借钱,甚至从高中数学老师那里借到了钱。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多年后回忆起初到美国的困顿生活,她总是提及她的高中老师,“我真的很感谢那些高中老师们,我当时什么都不是,就是个移民的小孩”,她回忆说,但这些白人老师愿意帮助她。

她自己说那就是“双城记”,帕西帕尼和普林斯顿。

周一到周五,她在普林斯顿学物理,放学后通过电话参与干洗店的经营,周末她就回到帕西帕尼给家里的干洗店帮忙,接待那些来取送衣物干洗的人。

“我非常爱普林斯顿,不过也非常爱我的洗衣店,缺少了它们中的任何一件,都没有现在的我”,她说。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1999年,她从普林斯顿毕业。作为一个和父母一路艰辛走来的中国移民女儿,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帮助全家人从经济困境中解脱出来的最佳时刻。

当时是美股大牛市,就业市场一片大好。她受邀去面试了数家投行和咨询公司,高盛和麦肯锡都给过她工作offer。

如果她就这样去了华尔街,从此让全家人过上了富裕的中产生活,也是一个足够励志的北京人在纽约的故事了。

她并没有去华尔街,而是选择了去西藏研究一年藏药,“这听起来很疯狂”,李飞飞说她自己也知道一般人难以理解她的选择。

她的父母放弃了北京知识分子生活来到美国,也并不只是为了早日过上美国舒适的生活,他们非常尊重李飞飞的选择。

从西藏回来后,她选择继续读博,学的是人工智能和计算神经科学。这意味着这段时间她还是只有微薄的奖学金,全家人仍然要承受经济的不宽裕。

“人生最大的挑战其实是不辜负你最大的潜能,又不辜负你身上的责任,以及诚实面对你自己内心所希望追求的事业”,2017年,她在接受CNN采访时这样说。

在加州理工读博士期间,李飞飞妈妈得了癌症,又患了中风。

在《北京人在纽约》那部电视剧里,生活里的困苦拍成了40集连续剧,李飞飞在接受CNN采访时把这段经历间断地描述为,”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然后一起挺过来了。”

她说,如果加州理工那段经历发生在她刚刚来美国那段时间——要面临全新文化和语言的挑战,她不认为她自己能够办得到。

2005年,李飞飞从加州理工获得了博士学位。

从1995年到2005年,她接受了世界上最好的科学教育。

李飞飞的目标是整个世界

从移民生活的困顿中解脱了出来后,李飞飞一头扎进关于大的问题的研究当中——如何让计算机理解图片。

计算机如果要越来越广泛地被人们所使用,就必须习得认知画面的能力。最简单的例子是,当自动驾驶的汽车前方路面出现了一个障碍物时,计算机需要识别那是个可以轻松碾过去的纸袋子还是个应该避开的石头。

这是认知世界最重要的一部分能力。大自然努力了5亿4千万年,人类才进化到拥有这个地步。几十年来,相当一部分计算机研究人员都投身于此。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当我们今天纵观李飞飞的人生时,会发现,这种追随内心的热情和强硬坚韧的作风,始终贯穿着她的行为轨迹。

图像识别技术,是人工智能发展道路上的一座高峰。简单来说,它就是要教会计算机看图说话。要知道,“看到”和“懂得”是不一样的。

一个3岁小孩能从图片中识别出“猫”,可是计算机却做不到。李飞飞研究了很长时间,始终没有突破。交好的教授都劝她换个方向,以便拿到 tenure。

她当然没有同意。有一天,李飞飞突然意识到,由于人眼每200毫秒就能获取一幅图像,一个3岁儿童可能已经获得了上亿次的图像识别训练,是计算机的几何级倍数。也就是,关键在于自主训练量。

李飞飞马上开始着手,从 twitter 上抓取海量照片,将它们统统打上标签后,训练计算机进行机器学习。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就是给出一定算法,让计算机自己学习。

这个过程是艰苦的。如今,机器学习已经是热门概念,可在2007年,李飞飞的实验室缺少人手,又申请不到经费,最困难的时候,她一度想重开洗衣店,筹集实验资金。

她从亚马逊的众包平台中找到了解决办法,让全世界的网友一起给图片打标签。当时,李飞飞的研究项目,一度是该众包平台全球最大的雇主。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数据库建成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 ImageNet。李飞飞没有敝帚自珍,而是将ImageNet数据库开源,供学术和商业界的每一个实验室调取。

图片识别技术从此飞速发展,现在已经能辨识出大部分物体,还能用高度拟合的人类语言,将它们描述出来。

由于学术成就卓著,李飞飞收到了很多社会活动的邀请。她曾经接受过 New York Times 的访谈,也曾登上TED的舞台,讲述图形识别技术发展的背后故事。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李飞飞还组织了一年一度的 ImageNet 挑战赛,邀请谷歌等科技巨头参赛,促进图像识别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交流。

李飞飞说,目前的图像识别与人工智能,还只相当于一个牙牙学语的3岁儿童。而从3岁到10岁的过程,才是AI技术的难点和关键。

未来的AI开发,将交棒给工业界,这也是她加入谷歌的原因。许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研究者,平时谁也不服谁,可谈起李飞飞,都不约而同将她视作女神。

假如知道李飞飞这一路是这样任性却又战无不胜地走过来的话,他们大概会更加死心塌地跟女神做 AI 。

爱是最强大的力量

CNN之前曾对李飞飞进行过一次采访,在采访中记者问到是什么让你走到现在,李飞飞这么说道:

真正生命中的最关键问题是如何充分发挥一个人的潜力,既要担待生活的责任,又要对得起自己的梦想。

我父母非常支持我,他们到这个国家来实现他们的梦想,我也应该实现我自己的梦想。

我去加州理工读的博士研究生。我学的是人工智能和计算神经科学。读研很辛苦,我妈妈那时候得了癌症,后来又患了中风,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然后一起挺过来了。

当时的背景是要在一个全新的社会或者说文化中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我不认为我自己还可以再来一遍。

我是一个想要什么就去做什么的人。它就在我的基因里。如果我花很多时间抱怨,只是浪费精力。我身边总有愿意支持我的人——我的父母、我的老师。

支持我的人用不了500那么多个人,只要有一两个就够了。

她曾拒高盛、麦肯锡offer,从洗衣妹到斯坦福教授,对得起梦想!

我宁愿现在好好工作,让这个世界更好,然后我的孩子们可以生活在这个更好的世界里。

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我的研究领域是智能。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太多什么叫做智能,什么叫做“做人”。

没有什么比看着这些孩子长大成人更幸福的了。

我知道这听上去可能有些怪,但我认为爱是最强大的力量。作为搞技术的人,你需要记住这一点。

财经人物第一线整理,作者:Helen ,部分素材来源于:贤聊英语、募格学术、量子位、腾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