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长文:2019年中美金融大决战演绎

中国干燥设备网 2019-10-02

2019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上海陆家嘴并购联盟代表团15名特别参会资格,点我了解详情。

亮点:有机会获得巴菲特晚宴及肩并肩合影资格。

导读: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料敌制胜,无论军事战、经济战,其理一同。

言不尽意,兵形如水,因形而化,先处胜地,战则必胜!

来源:经济金融100人论坛

ID:jingjijinrong100

(一)中美金融战的背景


资本统治世界,是西方寡头垄断资本的梦想。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其大背景是美国为首的寡头垄断资本对中国崛起的遏制。美国不容许中国崛起,这是美国既定的国家战略,这不是一个总统的战略,也不是一个政党的战略,重返亚太与印太战略,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

前苏联解体、俄罗斯休克疗法金融崩溃后,美国就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中国,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用经济战遏制中国,是美国既定的主要战略路径,无论美国总统如何反复无常,开打贸易战是真刀实枪,声称不打贸易战只是缓兵之计。

经济战的核心是对中国发动金融战,贸易战仅是金融战的前哨战。

金融战的目的,一是洗劫中国50万亿美元的财富,就象在俄罗斯休克疗法中,洗劫俄罗斯20多万亿美元的财富;二是解体中国,由金融崩溃,导致社会动荡、政权解体,彻底阻断中华民族的崛起。


(二)中美经济战的力量结构


(1)美国发动经济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美国垄断资本自身的力量;第二,国际垄断资本联盟的力量,所谓资本联合资本,包括美欧日资本联盟、其它附庸资本;第三,中国买办资本的力量。

(2)中国经济反击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中国自身的力量,以国家资本为主导,民间民族资本为辅助;第二,国际正义联盟的力量,包括共同战斗阵营的力量、一带一路共同体的力量、垄断资本收割过程中受害国家的力量;第三,利用美国国内民众反对力量,以及美欧资本集团利益分裂的矛盾。

 

(三)中美经济战的战略选择


(1)美国要速决战: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布局是长期的,总决战袭击则是短促的。

美国通过缩表加息等手段来促使美元回流,使其它发展中国家发生金融危机。

但在时间上,美国是耗不起的。一是因为加息不可能无限制的加,利息过高,必定刺破美国股市泡沫;二是因为美元不可能无限制升值,美元无限制升值,必定会打击美国实体经济,使美国经济陷入萧条。

不断的加息缩表,是美国经济无法承受之重。加息缩表只能是一个短期行为,再配以其它手段,以完成对目标国的收割洗劫。

所以美国对中国要发动的金融战,必定是短促突袭,妄图在中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击溃中国金融堤坝。

(2)中国要持久战:

中国的反制之道,则是打持久战,打到美国自己崩溃为止。

中国是一个大国,有足够的经济战略纵深。金融战本身是一个消耗战,攻防拉锯过程中,当中国有足够的定力和弹药,美国不能在未来1至2年内达成金融攻击战的目标,那么美国自身的危机就会暴露出来,时间拖得越久,则对美国越不利。

中美经济战,中国处于防守反击的地位,首先要做好防守,使中国立于不败之地;然后要主动把握战机进行反击,避免机械的被动防御,避免被缓兵之计所蒙蔽,直至取得金融战的最终胜利。

  

(四)美国发动金融战的攻击路径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是有既定套路的。休克疗法,是针对俄罗斯的金融战套路;毁灭性创新,是针对中国的金融战套路。无论休克疗法,还是毁灭性创新,酒瓶里装的都是“华盛顿共识”,只是换了个马甲而已。

美国用毁灭性创新毁灭中国经济的逻辑路径:


1.拆毁中国的金融城墙:

1.1.理论误导: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进行洗脑,既定的三段论洗脑模式:第一,市场化;第二,彻底市场化;第三,体制有问题。

1.2.学术代言人:豢养包装大量的自由派经济学家、金融专家,渗透到中国经济、金融、学院、媒体各界,贩卖市场化毒丸,攻击体制有问题。

1.3.制造政策漏洞:政府采信自由派学术代言人的方案,出台有漏洞的经济金融政策;逐步拆除实体与金融的城防,门户基本洞开;引入CDS等金融战木马,为引爆金融总决战预设埋伏。

2.做空中国经济:

金融稳定的基础是实体经济,要做空金融,首先就是做空实体经济。

高成长、低利润、高负债,是中国实体企业普遍的运行模式,这是国情。2010年以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开启了针对中国的做空模式,行业成长性不断下降,利润率不断降低,融资成本越来越高,融资困难越来越大,企业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原有运行模式无法持续。

2.1.高筑贸易围墙:减少对中国商品的进口,并压低价格;制造业外迁,进口国转移;双反调查、安全审查、开打贸易战等。

2.2.产业负向运作:非市场层面的产业负向运作,是资本控制产业的杀手锏。控制产业链关键资源,控制产业链定价权,通过剧烈的价格抖动,带来产业的巨大震荡,达成打击目标的灾难性后果。中国的食用油、棉纱、钢铁等众多产业,都遭到了产业负向运作的打击;转基因粮食低价倾销,是对粮食产业的定向打击。

2.3.阻断金融良性循环:美联储缩表加息,引导美元外逃,并导致中国被动的货币通缩与利率上升;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抢夺民间存款,打乱传统的银行运行秩序;过度的金融产品创新,加剧资金脱实向虚,金融投机、金融诈骗泛滥成灾,实体融资更加困难。

2.4.打压股市:股市的持续不景气,不是自然现象,而是遭遇了人为的做空打压。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北向通、外资准入等,为股市恶意炒作提供了平台、工具、通道,股市正常融资功能削弱,股市成了投机资本的赌场。恶意打压股市,不仅仅是为了投机牟利,更是为了恶化中国上市企业的财务状况,使企业的资产价值大幅度缩水,使许多股权质押的企业面临被平仓的困境。

3.抄底中国经济:

3.1.做空是为了抄底:

企业在良好的运行状态下,是不会轻易出让股权的;即使会出让股权,那溢价收购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中国企业遭遇做空,陷入了困境,出让股权就成了不得已的选择,而且没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被低价抄底。

中国大多数优质企业集中在股市,中国股市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做空对象,在总体经济状况企稳的状态下,股市还是跌跌不休,大量股票跌破了企业资产的实际价值。

3.2.抄底的三个目的:

一是控制中国经济,收割控制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其他优质资产;二是炒作牟利,低价抄底,然后拉升价格后抛出,牟取暴利;三是获取引爆中国金融危机的筹码。

3.3.抄底中国优质资产:

中国优质的上市企业,以及优质的未上市企业,都是国际垄断资本抄底收割的目标。国内的民间资本,也在瞄准优质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但他们的实力远不及国际垄断资本。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民族企业和产业主导权,国有资本必须出手收购部分重要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

这样就形成了三股收购力量:国际垄断资本、国内民间资本、国有资本的收购博弈。

垄断资本为了在收购中国企业的过程中,狙击国有资本,会制造大量的噪音,“国进民退”成为他们豢养的自由派经济代言人的主要舆论攻击点。

3.4.借法抄底:

垄断资本抄底收割中国企业,自有资金只占少部分,更大部分则是借中国人的钱收购中国企业。

借法收割原理:先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向目标国借10万亿元,用以收割目标国的资产;然后制造系统性金融危机,让目标国货币异常贬值;恶性贬值后归还目标国10万亿元。当目标国货币贬值1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百分之一;贬值10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千分之一。

 4.拉升金融泡沫:

房市泡沫已经形成,并处于严控状态;股市与债市就成了泡沫拉升的重点,拉得越高跌得越惨。

4.1.股市大涨可能冲破6000点:

垄断资本、民间资本、国有资本收购博弈,会吸引国内外追涨的游资进入中国股市,中国股市进入上升通道;本轮牛市沪指很可能冲破6000点,这个行情2019年就会来到,股市舆论一片狂热。

4.2.CDS破坏性疯涨:

CDS是2007-2008年美欧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2007年美国为首的CDS金融衍生品规模高达62万亿美元,CDS崩盘引爆金融危机,即使是美欧两大经济体都无法承受。

CDS名义上是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实际上是以债务债券为标的的金融赌博工具,是债市风险超级放大器,放大倍数可达20倍以上。

中国式CDS,包括CRMA、CRMW、CDS、CLN四大产品,叠加资产证券化,其赌博投机与风险放大功能比较美国CDS有过之而无不及,是破坏中国金融安全的超级定时炸弹。

中国民企债券融资计划,捆绑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使中国CDS规模强行放大。

中国债务体量庞大,只要其中10万亿债务标的就可做出200万亿CDS产品,100万亿债务标的则可做出2000万亿CDS产品。

假设2019年中国的CDS规模,与2007年美国CDS规模相当,则2019年中国CDS规模可达到30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一旦崩盘必将引爆金融危机。CDS可以20倍的放大金融泡沫,300万亿元CDS,实际上的债务标的只有15万亿元,这就是CDS隐藏的巨大破坏性。

5.引爆系统性金融危机:

2019年下半年,发动金融突袭战是大概率事件。

金融突袭战,是十面埋伏的组合拳:股市砸盘、债市砸盘、房市砸盘,相互传导、相继跟进,配合美欧缩表加息、恶性高息揽储、信用评级下调、粮食价格上升、周边军事冲突,各类资金外逃,人民币恶性贬值势不可挡,系统性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5.1.股市砸盘:沪指上升至5000~7000点的某个高位,国际垄断资本操控机构突然砸盘,游资惊恐逃离,股市一片风声鹤唳,迅速砸至3000点以下。

5.2.债市砸盘:随着债市危机凸显,顺势刺破CDS泡沫,百万亿级规模CDS金融衍生品,将成为无法承受之重,企业、金融机构、个人投资者都牵涉其中,金融秩序一片混乱。

5.3.房市砸盘:房地产泡沫破裂,价格大幅下跌却无人问津,开发商、个人购房者债务违约大量发生,银行坏账激增。

5.4.美欧缩表加息:目前,只有美联储在缩表加息,到2019年下半年,不仅美联储会缩表加息,欧央行也将进入缩表加息的行列,进一步加剧全球资金紧张局面,加速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外逃,中国也不能幸免。

5.5.恶性高息揽储:利用利率市场化的政策漏洞,以银行储蓄和多种形式的理财产品,直接间接大量吸收中国民间存款。一可以加剧中国资金紧张局面,推高利息,破坏金融秩序;二可以抄底中国优质资产,用中国的钱收割中国;三可以兑换美元外逃,消耗中国外汇储备,用中国的弹药打中国。

5.6.信用评级下调:调低企业信用评级,打压目标企业的融资能力,做空目标企业的资产价值;调低债券信用评级,以推进债务危机的恶化,促进CDS泡沫的破裂;调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以做空国家金融机构信用、政府债务信用、人民币信用。

5.7.粮食价格上升:民以食为天,在特殊的时刻,粮食是衡量货币的终极尺度。通过制造粮食紧张局面,拉升粮食价格,制造恶性通胀,迫使人民币恶性贬值。

5.8.周边军事冲突:在周边敏感地区挑起军事冲突,制造经济金融不安定形势,驱使资金恐慌性外逃。

5.9.各类资金外逃:首先是做空资本外逃,包括自有做空资本和高息揽储资本,带动投机资本、外企利润、国内民企与个人资本、其它中性资本等恐慌性外逃。

5.10.人民币恶性贬值:股市、房市、债市砸盘同时,汇市砸盘紧跟,各类资金恐慌性外逃,风声鹤唳,一波接一波,人民币不断贬值,汇率管控机制失效。

国际垄断资本设计的金融突袭战,十面埋伏凶险至极,一旦阴谋得逞,系统性金融危机将无可避免的爆发,实体瘫痪,金融崩溃,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中华民族崛起的进程将遭遇重挫。

为此,中国应及早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把系统性金融危机消除于未形成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