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军警都怀疑白宝山受过军事训练,这是怎么回事

北青网财经 2019-10-09

新朋友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你想要的营养圣经,再点关 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本集故事讲述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中国大陆,警钟长鸣。

枪声非常近,仿佛就在眼前,槐树丛中冒出了一团耀眼的火光,随着砰的一声响,霍建军被击中,他啊的一声栽倒下去,紧接着是第二枪,蒋鹏程也倒了下去,他倒下去的时候,把班长柴弘扬一起给拽了下去,两个人滚进了港台旁边的土沟里。这救了柴弘扬,使得对方的第三枪打空,柴弘扬毕竟是一个老兵,他在摔倒的一瞬间就迅速翻身打了几个滚儿,采用匍匐动作从大门口快速爬去,身后枪声终于再响,大约又响了三四下,子弹在附近的墙上打出了火花,但是都没有击中他。很快他就爬到了大门口的岗楼附近,他迅速起身按下了报警电铃。就在他匍匐回到岗楼的时候,一条黑影窜了出来,从霍建军的身上抢走了81-1式自动步枪,然后沿着原路消失在了槐树丛中。

警勤部队接到电话,迅速要求各单位的干部带着各个单位的兵组成若干战斗小组全副武装,顺着几条线路进行搜查。部队的部署尽管周密,但比起歹徒的动作还是迟缓了许多,这里边有一个时间差的问题,白宝山对这一点非常自信,我打你个措手不及,等你反应过来,我已经跑远了。从枪声响起到组织起追捕,大约用了十几分钟,高炮团的官兵搜查了周围所有的果园,搜查了周边企业和农村,未发现可疑人。

白宝山背着两支枪,猫着腰,从原路跑回,穿过槐树林和玉米地,又穿过了一片果园,沿着预定的线路向西跑,过了107国道。他经过那个加油站,由于天太黑也没有人注意,再跑过铁路,他的速度慢下来,然后他沿着铁路朝徐水火车站方向走。天快亮的时候,他发现铁路边上有一个废弃的烧砖的土窑,他在土窑里找了两个坑,把这两条枪和子弹分别埋在了这两个坑里,然后白宝山做上了记号,脱掉身上的绿军衣和绿胶鞋,换上了圆领衫,把鞋和衣服埋在了一个烂泥塘里,然后白宝山在露天的土窑里隐藏了起来。

早上8点,白宝山从旧砖窑里走出,这时他已经焕然一新,圆领衫,大裤衩,两手空空,只拿着一个小包,他越过铁路,在公路上拦住一辆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汽车开出徐水行驶不到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他们遇到了路卡,公路两旁站着武装的军人,头戴钢盔,握着自动步枪,两名军人登上长途汽车,他们问:“这里有没有从徐水上的人?”白宝山第一个站起来说:“我就是从徐水上的车。" 态度主动,神情自若先发制人。军人走过来,检查他所携带的物品,只有一个简单的小包,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另外几个从徐水上车的旅客也接受了检查,通过检查没有发现问题,汽车被放行。汽车行驶不久再次被军人所设的路卡给拦住,周围的军人有很多,还停着几辆军车,盘查内容大致与上一次相同,主要检查从徐水方向过来的车辆和乘客。等待检查的时候来宝山拉开车窗跟车下的军人聊天,“老弟,你们这出了什么事儿?弄得这么紧张“那个军人说:”我们徐水的兵营被袭击了,抢了枪还打死了我们两个弟兄。””哎呀,都什么年代了,还出这种事儿,你们当兵的也够辛苦的”白宝山说。”辛苦到没什么,要是逮住那个混蛋,非要枪毙了他不可“那个军人说着。白宝山边跟车下的军人说话,边接受着车上军人的检查,没有引起丝毫的怀疑。仍然只是查看旅客所携带的物品,不查人。汽车开过了高碑店,经过一座公路桥,汽车第三次被拦住。这次设卡的是警察,警察所检查的内容和军人不同,一上来就要查看乘客的身份证,白宝山没有身份证,心里未免有些紧张,他坐在汽车的后部,警察从前面查起,前面的乘客也有几位没有带身份证,各说各的理,查到白宝山,他撒谎说自己到徐水老家走亲戚,身份证忘记带了。警察问的徐水老家村的村名,他回答的很清楚,再问北京的住址,他信口说了一个什么地方未作登记,白宝山第三次蒙混过关。

7月28日下午,白宝山返回北京。他在后来的交代中说,每次作案之前,他都要把可能出现的问题想过好几遍,包括作案的方法,行走的路线,允许的最长时间,在作案的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意外,他怎样处理等等。他想好了一件事就把它给定下来,全部想好之后,他觉得有把握了,他就行动。关于如何逃避打击,白宝山说,其实他对如何防备公安机关的调查,做过专门的研究,他抓住正常人的心理,平常的人在碰到突发事件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先保护自己,由于内心恐慌,对当时所发生的人和事儿一般也都记得不太清,甚至是连打过几枪,打枪的人有多高,什么模样他都记不太清楚。第二,他自己也要克服心理障碍,抱着这次出去干事就算回不来的打算,不考虑自己的得失,这样,他就什么都不怕。第三,他事先准备得很充分,不允许自己有一丁点疏漏,别人可以犯错,他不能犯一个小错,如果犯了就可能断送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