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饼二鱼(工作的再思 序(2))

西宁资讯 2019-05-02

工作的再思 序

工作的再思

2

对于我们的同工

我们(注)知道,我们中间没有一定的规条,没有一定的纲例,没有一定的章程。我

注:我所说的“我们”二字,是指着同工说的。在同工中,有团体,可以说我们-请记得,使徒行传说到同工所用的“我们”-这是圣经所许可的。在弟兄中,如果用“我们”,就得把神所有的孩子都包括在内,不然,就范围太小,就有宗派的气味。我所说的“我们”,是用以代表同工说的,不是用以代表甚么弟兄说的。

们是愿意照着圣经的亮光而行。我们甚么时候有了圣经的亮光、圣灵的引导,我们就作。也许我们所得的光不彀多,但是,我们看见了光就要作。我们像那瞎子,起初看人好像树一样,后来看见人是人了。(可八2225。)我们第一次不大明白,第二次才明白了。我们没有写一本书作为我们的宪法。因为我们如果有一定的宪法,我们就不需这本圣经了。我们没有一本宪法,只有一本开放的圣经。我们从圣经里看见光就去行,看见不对就更改。我们凭着这本圣经,来更改我们所行的。从前像长老的问题,不大清楚,现在清楚得多了。如果我们不骄傲,如果我们更谦卑,我们就能得更多的光,就能更清楚明白神的心意。可以说,我们的宣言就是没有一定的宪法,乃是随着圣灵从一本开放的圣经里,随时领受新的亮光。我们没有甚么是最终决定的,甚么时候一这样,我们就把圣经亮光的门关了。我们必须时常把我们的心开启,豫备接受神新的光,免得我们落在神的旨意后面。我们是何等的乐意知道我们自己的错误!但愿神不丢弃我们,将我们留在黑暗里,叫我们错了而不知道。

有许多的问题是我们在主里事奉主的人所不可不知的。不然,我们的存心虽然是很对的,但是因着缺少知识的缘故,就叫我们不能作得完全合乎神的心意。自然我们新约的人是不需要人作我们的先知的。但是,神的话是说,“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帖前五20。)不管我们的职事是甚么,也不管我们在道理上的职事是甚么,但是在神的工作中,我们是有共同作工的原则的。关乎神如何差派人,被差派者的脚踪,教会是如何设立的,差会和教会的分别,以及工人中彼此合作的问题等等,都是很重要,为每一个事奉主的人所必须知道的。我们这一次的聚集,就是要丢弃一切从前的见解,从新再一次无依无靠的,好像一无所知似的来到神面前,求祂给我们亮光,好叫我们得著『教训、督责、归正、学义”,有一次工作的再思。

但是问题却在乎有了知识之后。我们是何等的容易将其当作一种的律法,按着字面的,凭着它去作,以致失了生命。所以我们不能不再说,所有的问题都在乎圣灵。就是看见光了,知道圣经的教训了,若没有圣灵,仍是死的。一种的东西,必须活在一种的环境里。比方人必须在空气的环境里才会生存,如果把人放在水里,人就要死了。圣经的教训也是这样。任何一个真理,若不在圣灵里,就是死的。许多的规条、律法,都是死的。但是,我们若把神的话语,圣经的榜样,摆在圣灵里,就是活的,即便是杯盘的外面,是顶微小,好像人看不起的,也是活的。所以求神施恩给我们,叫我们能看见圣经的榜样,同时也防备一件事,就是不把这些榜样,当作纲例、规例、律法而死守,乃是把这些榜样放在圣灵里,叫这些成为活的,成为生命的。

对于一般的弟兄

这样的查经,不只是为着同工们,也是为着许多的弟兄。在过去十多年中,许多同工们作了许多的见证。感谢神,在各地有许多人接受了我们的见证。感谢神,不只祂没弃绝我们,连祂许多的孩子也没有弃绝我们。他们知道我们属灵的职事是甚么。他们知道我们是传十字架的信息,是传神恩惠的福音。他们知道基督是一切的元首,他们知道圣灵就是神的能力。他们的盼望是被提,他们的眼睛是一直向着国度。不过,各地还有许多弟兄,虽然和我们接近了好久,他们还不明白我们的工作到底是甚么,工人到底是甚么,教会到底是甚么。他们只知道我们这样作,不知道我们为甚么这样作。到底甚么是那职事,甚么是工作,甚么是工人,甚么是教会,他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根据是甚么,我们的立场是甚么。起先,我们以为没有必需叫弟兄们明白这些,只要叫弟兄们在神面前作一个有信心、有能力的人,在人面前作一个有爱心、有行为的人就彀了。但这几年来,因为接受我们见证的人,不明白我们的行径,就有几个弊端发生:

(一)不正当的盼望 他们不明白我们的工作是甚么,所以他们的盼望就过于所当盼望的。一个工人该给弟兄多少,一个地方教会该作些甚么,他们不知道。所以许多事是教会该作的,他们却盼望“使徒”去作;许多事是该教会负责的,他们却盼望“使徒”去负责。因此就叫地方上的教会不长进,也叫工人没有工夫去作所当作的。本来该是弟兄用力的,却盼望工人去用力;本来该教会负责的,却盼望工人去负责,就叫地方上的教会不能像神所要的教会一样,也叫工人不能作神所要他们作的工。因此我们要有工作的再思,叫他们知道工人是如何,工作是如何,好叫他们对工人,不至有不该有的盼望。

(二)不准确的话语 有的弟兄们,因为不清楚工作的原则,在外面就不免说了些不准确的话语。他们不明白我们的内容,不明白工作的原则,结局就叫他们说了没有受教的话语,就叫人以为我们是如何如何。这一班人,就把我们代表错了。他们所说的,也许并非我们的意思,并非我们的作法,就叫许多人也不明白我们。为着这个,所以我们要有这工作的再思,好叫弟兄们明白工作的原则到底是如何,同工们为甚么这样作,就免得说些错误的话,以致引起些无谓的误会和争执。我盼望弟兄们明白我们的行径,也知道他们自己的责任,并清楚神在圣经中所启示的真理。

对于指责我们的人

谁都知道在过去的几年之中,有许多人指责我们,批评我们。但是批评是从两方面而来的,一面是因为程度过高,一面是因为程度过低。世界上的人的批评,只从这两方面而来。程度过于高的人,是因知道得多,就不怪他们说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甚么都不能邀他们的青眼。另外就是程度过于低的人,也会批评。因为他们没有真的知识的缘故,就误会了以为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信口雌黄的说了自己所不知道的话语。许多人是因为知道太多,所以批评;许多人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批评。对着知识程度高的人,我们求神给我们谦卑的心,学习从人手中接受教训。为着不知道的弟兄们,我们盼望和他们一同看工作的再思,使他们知道工作和地方教会的关系,使他们知道了,就不会批评。

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要为自己辩护了。在这几年中我们一直觉得没有为自己辩护的需要。因为我们知道一切都在主的手里。凭肉体说,我们不是不曾辩驳,不是没有理由可以争执。不过我们受了神的约束,对外就不敢题反抗的话语。这些年来,许多的话,差不多落在我个人身上。许多指责的话,我并非没有读过。主知道,当我读的时候,也并非存着辩论的心来读的,乃是客观的读。何等的盼望能彀从中得着亮光,知道自己的错误。但是在我读过之后,我不能不觉得他们所指责的,并非我们,好像乃是别人,乃是他们理想中的某种人。因他们所指责的道理,并非我们所讲的道理;他们所指责的事情,并非我们所作的事情。所以我们何必开口。我们心里所痛惜的,乃是有的神的孩子竟然喜欢先虚说了人有甚么错处,然后再用力来攻击这个错处。但愿神可怜我们的弟兄,也可怜我们。同时我们也知道谩骂不是理由;讥笑也不是理由充分的代表。声音并非得胜,安静也并非失败。所以我们就学习不理会,不开口。我们被人指责或者批评,都不成问题。如果主被人爱,被人传开,就好了。我们怕人的指责么?不。如果人的指责是莫须有的,我们就何必怕?如果人的指责是对的,我们难道还怕接受真理么?我一点不敢说,我们一点都不错。我承认我们多多软弱,常常错误,我们要求神怜悯我们,也求众弟兄们怜悯我们。你们的祷告,是我们所欢迎的。

在已往的年日,许多地方,我们承认,我们没有看见,许多地方看的没有今天清楚。有许多我们是完全愚昧的,有许多我们好像看见人像树一样。为着这些,我们要在神面前求神赦免。但是,神也可怜我们,将我们不配得的真理给我们看见了一点。为着这个,我们一面感觉自己的不配,而另一面真要赞美祂。

但是,对其一等的朋友,我们就只好说,我们如果有错,错在一个地方,就是我们承认神的话语仍旧有权柄。环境、背景、人的思想,都不能支配神的仆人,只有神的话是能支配神的仆人的。我们有错,错在我们的原则是只接受圣经的命令和榜样,只跟随圣灵的引导。如果这是错,我们就情愿自认这错,并且不改这个错。我们不肯承认人的权威,只承认神的话语能支配祂一切的工作,神话语的命令、榜样,要支配祂一切的仆人。如果反对我们的人看这是我们的错,就我们今天错了,还要永远这样错;今天错了,还求神永远保守这错。如果指责我们的弟兄,也信神的话是有权威的,圣经的榜样是该跟随的话,就请他们查这工作的再思。这可以使他们知道我们真是如何,工作的原则又是如何。他们如果有指教,愿神使我们能谦卑、能接受。这工作的再思,如果是真理,就望在主里的弟兄能接纳。

我自己是何等的盼望,我不必发行一本像这样的书。因为我一直觉得,神所要我作的职事,乃是属灵的,而非外面的、辩论的。像这样的一本书,虽然是有价值的,但是,却是在我的职事之外。这就是我多年对于我工作原则缄默的缘故。我今天只能说,我如此作,“是被你们强逼的。”我何等的盼望我们不必题起这些问题,大家一同按着我们的职事来事奉神。但是为着许多人的缘故,我只好“成了愚妄人”,写了这本书,盼望能藉着它的信息与“众人和睦”,让我尽我的职事来事奉主。但愿神赐福给这次的查经,使主的小羊,能得着一点的帮助。


关注:

  逐日更新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