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吉林品牌网 2020-02-28

作者\墨舞盈屏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九州缥缈录》里的宫羽衣,是由当红女星江疏影所饰演,她美丽端庄、雍容华贵,而且计谋超群,可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方物的俏佳人,最终也同样为了争夺权势而陨命,实则让人感到惋惜。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宫羽衣身为青州羽族皇室的后裔,她有着自己的复国雄心和宏图大志,虽说十多年来一直客居在下唐,但始终都在为日后重返北陆做着准备。

后来由于羽然被翼天瞻绑回了青州,在得知消息后,宫羽衣不得不选择立马回到故土,以便确保羽然性命无忧。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这时的宫羽衣,由于离真正至高无上的权力尚远,所以羽然对于她来说很重要,因为她不但知道羽然是已故羽皇的女儿,更知道她有可能就是这一任的“姬武神”。

要知道,“姬武神”的力量有多强横,跳一段舞蹈就能让石化的鹤雪们重生。鹤雪可是羽族力量的象征,有了鹤雪们的加入,若想要完成复国的使命应该不难,同时也会得到黎民百姓的拥护和响应。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可后来事情发生了变故,原来现任羽皇博敏克,一直都爱慕着宫羽衣,他答应要让宫羽衣做青州的女王,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宫羽衣嫁给他。

后经过一番考量,宫羽衣便有了新的筹谋,于是她打算放弃继续利用羽然,想让她尽快离开青州,毕竟羽然是她的亲侄女,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对她不利。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但由于羽然先前曾在神庙里翩翩起舞过,石化的鹤雪发生了异动,恰好又被博敏克所察觉,于是接下来博敏克便暗地里派人去截杀羽然。当时幸亏翼天瞻及时出现,最终以性命为代价救下了羽然和姬野。

经过诸多的变故,羽然已不再是昔日南淮城中那个没心没肺,只知道痴于耍闹的小姑娘,她决定不再逃避自己所应肩负的使命和责任,毅然又回到了神殿,决意再次唤醒鹤雪。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就在宫羽衣与博敏克大婚之际,宫羽衣为了独揽青州大权,随后便设计杀死了博敏克。可令她想不到的是,羽然会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就在她铲除异己滥杀无辜之时,羽然竟还敢上前阻止,这不禁立马就触怒了她。

这时的宫羽衣早已让权力蒙蔽了双眼,完全陷入了疯魔的状态,根本就听不进任何人的规劝,于是随后便向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举起了屠刀。

宫羽衣甚至还扬言,等她平定了青州后,势必会引兵踏平东陆和北陆,让自己成为这天下的共主。直到这时,我才算真正认识了宫羽衣,真没想到一向自诩为青州子民谋福祉的她,竟会如此的心狠手辣。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权势真的太吸引人,它可以决定千万人的生死,有了它便可以肆无忌惮、嚣张跋扈、任意而为。

真的是这样吗?

N0!

这样的人怎可让她执掌天下,于是羽然随即用剑结果了她。

在倒下的奄奄一息之际,宫羽衣总算是恢复了一丝心智,她不后悔这十多年对羽然的养育之恩,说完溘然长逝。

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不说不让人有所触动和反思。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九州缥缈录》这部剧最大的看点,除了三大主演成长过程中所发展出的友情和爱情外,就算这权力之争了。各部落,乃至各藩属诸侯国,再到各大州王朝,到处都充斥着动荡和杀戮,很难寻得一方乐土。

滔天的权势,一直都是人们所崇尚的,可它却极容易使人产生魔障,让人变得疯狂。有些定力不足的人,一旦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最后势必会害人害已,就像大胤小皇帝白鹿颜。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白鹿颜虽然贵为天子,可他并没有掌握实权,一直都是被长公主白凌波所操控。后来在阿苏勒等天驱们的帮助下夺回了皇权,可他接着便想将嬴无翳除之而后快,谁曾想当时却遭到其老师和阿苏勒的拒绝,从而悖逆了他的意愿。

为了防止消息走漏,白鹿颜后来便将其恩师射杀,继而命人捅死阿苏勒,甚至就连一直陪伴自己的猫都不放过,其手段可谓让人不寒而栗。

《九州缥缈录》:滔天的权势容易让人魔障,就连宫羽衣也为之疯狂

不过,这些也还算说的过去,为了大业难免会有所牺牲。可接下来小皇帝的所作所为,不免太令人发指。他为了能够成功除掉嬴无翳这个祸患,便再次用鬼蜮伎俩将嬴无翳给骗至太清宫,非但火烧太清宫,而且还命人诛杀了文武百官,最终引发离军攻入皇宫,随即将好端端的一座皇城变成了人间炼狱。

用小皇帝自己的话讲,宁肯玉石俱焚,也不会将皇城留给敌人。你说这有多疯狂,这哪还是他口中曾经信誓旦旦的为了家国天下,这分明就是在满足他个人的私欲。既然我得不到,别人也妄想染指,大不了亲手毁了一切,简直就是个疯子。为此,曾经马踏皇殿的嬴无翳,最后的确铩羽而归,但他自己不也是命丧在阿苏勒的苍云古齿剑下,实属悲催。

这都是被权力所浸染的下场,他与宫羽衣一样,获取权力就是单单为了能让自己权倾天下,以求掌控一切,没有其它。

作于2019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