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的本质,是整个社会的脱胎换骨

中国财经报道网 2019-09-09

工业革命绝对不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还是一场生产制度革命,还是一场基础设施革命,还是一场观念的革命。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名符其实的大系统工程。”它的结果是一个体系的胜利,绝不是一两个器物的胜出。鸦片战争时,清政府以圣旨调动了全国的预备兵力支援战争,以期打胜,可是直到战争结束,绝大多数的各省支援兵力都因落后的通讯情报系统及兵力运输能力,被支使得东奔西跑疲于奔命,永远达不成战场上的局部优势。

英国绝对人数虽少,却以快速的机动性和快捷高效的通讯能力,每每达成预设战场的绝对优势,而这依靠的是体系的力量,是观念、思想、制度等全面领先后才形成的技术优势。乾隆六十大寿,马尔葛尼使团来华送的礼物中的佩剑、枪炮、自鸣钟、呢料布匹等都是工业化生产的产品,绝非单个手工作坊生产,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双方在生产技术上的巨大差距,更没意识到产生差距的原因。直到洋务运动时,还是以为只要中体西用,师夷长技即可。于是经济、政治、思想、文化、观念等继续陷于被动落后状态。

工业革命它换掉的是英国社会的最底层的基础,这种底层变革需要配套的技术、基础设施的建立、人的生活习性的调整、观念的转变、制度的建立等,等于是从头到尾大改观,这种变革所需要的积累是非常大的。而且,单一要素的成熟不可能形成那么大的势能,大到足以推动整个底层革新,还需要等待其他要素的逐渐丰满,最终形成合力,推动整个革命。还是要以演化的视角来理解工业革命,过分强调技术的作用,或是其他单一要素的作用,会遮蔽双眼,使我们看不到历史的全貌。

在十八世纪的时候是瓦特改良了蒸汽机,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纺纱机。但是,早在他们之前,其实这些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因为没有大规模的生产,所以没有得到广泛的应用,也就没有办法改进迭代,实现技术突破。之所以没有能够实现大规模生产的原因在于,在当时,机械制造、冶金这些都是资金密集型的创新行业,它的风险是很高的,包括研发、原料、人工在内的成本也是很高的。这些成本必须依靠规模化生产经营才能够降低,所以在没有股份制公司之前,很难大规模地筹集到稳定的长期资金。

每次工业革命,它都源于技术创新,而技术的创新、迭代,还有突破,它有两个特征:第一,这种技术创新是有风险的;第二,技术要突破,必须依靠大规模地生产和运用。这两个特征,就决定了要产生工业革命,必须有“长期的、相对廉价的大量资金”来作为支持。而这种长期的、相对廉价的大量资金,只有股权资金能够完成这种使命。

再看如今,上一轮的移动互联网的爆发,起点是3G,诞生了智能手机,以及改变了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移动办公,移动支付,共享单车,云计算,抖音等等,推动社会更加高效的发展。这一轮AI技术,爆发点可能在自动驾驶。进而推动人类从有固定规律的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开启创造性工作的里程碑。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面临新一轮重构。最后,我觉得现在的技术和制度的演进是相辅相成的,很难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