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选粹」虹关何处落徽墨

中国制药机械网 2020-01-09

寒假读写计划报名通道已开启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寒假读写计划”

即可报名上传作文

新课标语文课题组:李莹

洛阳市第二中学语文教师

主编:王涛

栏目主编:杨文慧 / 责编:孟丽

 审校:孙梦霞、洪田立 / 美编:左左


编者寄语


虹关古村隶属江西,毗邻安徽,有“吴楚锁钥无双地,徽饶古道第一关”之称,在明清时代是享誉全国的徽墨产地,至今完好地保留着许多墨师的宅第。虹关孕育了徽墨,徽墨也成就了虹关。徽墨素有落纸如漆、色泽黑润、经久不褪、香味浓郁等特点,数百年来享有盛誉。然而,科技发展,徽墨式微。徽墨还是否有存在的价值呢?作者亲赴虹关,通过寻找徽墨的过程告诉我们,徽墨的价值不仅仅在于使用,更重要的是她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赠予我们墨香浸润的美好时光。


披文入情


虹关何处落徽墨

题目暗含线索:寻找徽墨


①在冬天,在春天……为了寻找一截久违的徽墨,我孑然一人蹀躞(“蹀躞”,表现了“我”寻找徽墨时仔细、认真的态度。)在虹关【注】墨染了一样的旧弄堂里,闯进一栋又一栋装满了故事的深宅老院。我安慰自己,哪怕是能遇见寸许徽墨,也心满意足。行走在虹关,我一次又一次向墨的深处挺进,去追寻墨的风月身影。

开篇即点明虹关是徽墨的产地。

美文选粹•虹关何处落徽墨


②婺源一文友善意地提醒我,虹关徽墨以及制作徽墨的人很难找了,你这样没有目的地寻找,不啻于白费心神徒劳无功。我不甘心,相信在虹关的后人中一定还有人掌握了徽墨制作技艺,他们会告诉我很多关于徽墨的记忆。

承接上文点明虹关古村在江西婺源,开启下文的寻找之旅。


③欣慰的是,季节扯起的丹青屏风里,总有一棵需十余个大人合抱的千年古樟,华盖如伞,累了,就在树下坐一坐,仰望绵延浙岭,聆听“吴楚分源”的回声。穿村而过的浙源水、徽饶古道在炊烟袅袅里把日常琐碎的生活串成一幅恬谧幽静的水墨画,人在画中,画在人中,昔日贩夫走卒、野老道者的身影渐行渐远在徽墨涂抹的山水间,一丝淡淡的忧伤悄然在心里泛浮,随着雨滴从瓦片上、树叶间滚落下来,把人带进梦里故园。

千年古樟、浙源水、徽饶古道……虹关古村优美自然风光是孕育徽墨的自然环境。


④一堵堵布满青苔的墙壁上还隐约留存着经年的墨迹,那是徽墨的遗韵吗?石板路上,不时与村人擦肩而过;老宅门内,不时与老人目光相撞。在虹关,我拾掇了一串烙上徽墨温度的词语:质朴、慈祥、安然,小桥、流水、人家……虹关,允许我拾取半截残墨,记下一串与徽墨有关联的大街小巷地名。

墙上的墨迹、老宅门、纯朴的民风……虹关丰厚的文化底蕴是孕育徽墨的人文环境。


⑤虹关伫立,徽墨式微。近百年来,科技的迅猛发展带来了五花八门的书写工具,使得人们迅速地移情别恋,墨与砚台的耳鬓厮磨,也早已被墨汁横插一杠,固态墨便黯然失色,近年来渐渐被人遗忘。到后来,实现了从纸张到数字化的华丽转身,书写也已成为少数人的事情了,墨块更是被束之高阁,制墨传习几乎无人问津。

解释徽墨式微的原因:科技的迅猛发展。

美文选粹•虹关何处落徽墨


⑥墨,松烟的精灵,千百年来忠实地在纸上履行职责,一撇一捺站立成墨黑的姿勢,氤氲香气里传承着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徽墨,制作滥觞于南唐,兴盛于明清,享有“落纸如漆,万古存真”之美誉。有权威人士言之凿凿指陈,北京故宮博物院还保存着数十块虹关徽墨。徽墨无声,虹关有幸,虹关人因此而自豪。水口、民居,显然还有徽墨等,不负众望,终于为虹关换来了“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金字招牌。

追溯徽墨的辉煌历史,上文说虹关孕育了徽墨,本段讲徽墨也成就了虹关。


⑦虹关徽墨,不小心逝失在古村落、古驿道边,等待人们去擦亮这张泛着黑色光泽的名片——“徽墨名村”。在一栋民居内,我兴奋地发现,有人在挖掘、研发传统徽墨工艺,遗憾不见墨工,不知那一双手是怎样捣鼓着黑色的诗篇。不大的台面上摆放了刀、小锤、木槽、墨模等工具,还有一些看不懂的物品,想必都是与徽墨有关的器皿、墨料。壁板上挂有制墨工序图《一块墨的前世今生》:点烟、和料、烘蒸、杵捣、揉搓、入模、晾墨、描金。从采取数种原料到试磨鉴定墨质,一锭墨才得以面世,具体制作起来,其工序之繁复岂是图解所能说得清楚的,想想真不容易。一锭墨,千杵万揉,浓缩的精华,浓缩的是民族文化的瑰宝。

终于寻到了第一处:有人在研发传统徽墨工艺。


⑧不经意间,我瞥见阁楼上稳站着一个白髯飘飘、仙风道骨的先生,便主动打招呼,他问询了我的来意,邀请上楼喝茶座谈,我,一个找寻徽墨的陌生人,沿着屋内与厢房连成一体的木质楼梯,漫步走上阁楼,轻轻地踏在楼板上,咿呀作响,我生怕踩醒了乾隆年间经营徽墨的原始账本,生怕踩碎了岁月的痕迹,更生怕踩破了一截遗落的留着明代指纹的徽墨。

美文选粹•虹关何处落徽墨


⑨先生姓叶,一个隐者、居士、制笔者,放弃大城市的舒适,只身走进虹关,设立工作室,执刀执笔,刻刻写写画画。兴致来了,叶老师挥毫泼墨,正是徽墨磨出的浆液、芳香、光泽,正是新的徽墨传人制作出的徽墨。磨墨时,细润无声,我却听到了墨与砚台的喁喁细语。触摸着徽墨的韵律,我看到了,看到了徽磨沿着纸的纹理在翩翩起舞,“入纸不晕、书写流利,浓黑光洁”。(拟人的手法,形象地写出了使用徽墨书写时鲜活灵动的状态。)真想只做一个书者。舀一瓢清清的湖水,每日轻柔磨墨,从容铺纸,蘸墨挥洒,过上一段墨落纸上荡云烟的幽静生活。(展开想象,表达了作者的欣喜之情和对幽静生活的向往。)

寻到第二处:制笔书写的隐者。写这位“隐者”,表达“我”对其放弃大城市舒适生活、在虹关与笔墨为伴的敬慕之情。


⑩家里书桌内一角散落着几块早年留下的普通用墨,七公分长,其侧分别有描金楷书“金不换”“凝香”字样,背面还有莲荷、白鹤等图纹,虽谈不上金贵,但仍散发着幽幽暗香,还有儿时习书的悠悠往事。回想小时候上学时,练毛笔字要买描红本、砚台,还有长条形的墨块。磨墨时总是弄得满手漆黑,便到校外小水塘边去洗干净,再继续练字。与墨的亲密接触也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那几年,以后偶尔再接触毛笔,已经是蘸着液态的墨汁了。我想,那时研磨的墨一定是虹关的徽墨吧。这样一想便感到一丝慰藉,回头再看黄灿灿油菜花簇拥的虹关,一身原生态的粉墙黛瓦着装,仿佛特别的亲切,烟雨蒙蒙中弥漫着老家的气息,一股乡愁莫名袭来。

对徽墨的寻找唤醒了儿时磨墨习书的一段经历,从“我”与墨的渊源,联想到虹关的徽墨,引发了作者的乡愁。其实这也是寻到第三处:徽墨本就在我的生命中。


⑪在虹关寻墨,我不为藏墨之好,只是警醒自己要时刻保持一颗对文化敬畏的心。在寻找徽墨中,我领略到徽墨走过的千年历程,也感受到浓淡相宜的虹关凸显出的古村文化。这是墨润心灵的过程,这是沉醉馨香的过程,这也是国学照濯的过程。虹关,坐落在和风细雨敲开的绿茵茵帷幔里,是徽墨润开的一首唐诗,深入其中似穿越在一阕宋词里,时光铺陈,岁月静好。

总结我的收获:我寻到了徽墨的历史、古村的文化和墨香浸润的美好生活。

美文选粹•虹关何处落徽墨


⑫蓦然间,发现村口一小店屋檐下旗幡招展——“有徽墨出售”,我加快脚步走去,带一截虹关徽墨,去描绘心中的故乡。

上文写寻到徽墨的文化价值,此段写带走真正的徽墨。文章以寻找徽墨始,以带走徽墨终,首尾呼应,圆满作结。


【注】虹关,即虹关村,古徽州村落,是“徽墨”产地之一,位于今江西省婺源县。


——选自《散文选刊》,有删改

作者:石红许


文章珠玑


这是墨润心灵的过程,这是沉醉馨香的过程,这也是国学照濯的过程。虹关,坐落在和风细雨敲开的绿茵茵帷幔里,是徽墨润开的一首唐诗,深入其中似穿越在一阕宋词里,时光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