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自比诸葛亮,可打仗也有怯场时,升官后更是喜欢摆排场

女性新闻网 2020-01-17

左宗棠虽然身为封疆大吏,叱咤战场与大清政坛,但他的幽默细胞也是丝毫不缺的。他经常自比诸葛亮,自号“老亮”或“今亮”,一有胜仗,便扬扬自得地说:“今亮似犹胜于古亮矣。”他还经常提着私人定制的灯笼,大书“老亮”二字,往来于长沙城中,人称“亮灯”。

左宗棠自比诸葛亮,可打仗也有怯场时,升官后更是喜欢摆排场

​这样的事多了,别人也就记住了。一次,福建人林寿图前去左宗棠府上拜访,席间传来捷报,林寿图拍马屁说:“此诸葛所以为亮也。”左宗棠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接下了这句奉承话。但他转而又埋怨起常自比诸葛亮的人,比如他好朋友的弟弟就自号“新亮”,还有人则直接叫“赛诸葛”。林寿图继续抖机灵,说:“此葛亮所以为诸也。”谁料,左宗棠听后大为不悦,宾主不欢而散。

自负的左宗棠也曾有怯场的时候。左宗棠曾出征江西,因为是第一次领军,他十分慎重,迟迟不与太平军开战。一次,敌军逼近,属下再三请战,他仍然踟蹰不前,喃喃自语:“左某养气读书,平日所以自负者何在。”就这么消磨了半日,他才下令开战,用的还是颤音。

左宗棠自比诸葛亮,可打仗也有怯场时,升官后更是喜欢摆排场

​因为知道战场上的苦,所以自江西至浙江,左宗棠一路上勤俭节约,不开小灶,与士兵们同吃同睡。即使宴客,也不过是白肉数片,鸡汤一盆而已。可自从担任陕甘总督后,他就一改往日习气,吃喝住行,样样讲排场,给人送礼也绝不含糊。年终岁尾时,他向京中各部曹官及同乡官送“炭敬”,人均八两,每年需要两万多两白银。每次打胜仗,他都会看一遍贺函,然后视文辞高下,发放大小不等的红包。他还为哥哥出了一本集子,遍送亲友,凡能找出错误并写信提醒者,他都会写信感谢,并送上红包—16两白银。

左宗棠晚年时在南京碰到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时,曾问对方一生最称心的事是什么。曾国荃说:“挥金如土,杀人如麻。” 左宗棠听后,大笑道:“我总是说你的才气比你哥强,说的就是这个。”

左宗棠自比诸葛亮,可打仗也有怯场时,升官后更是喜欢摆排场

​就连最后一次回老家,左宗棠也不忘自己的身份。当时,老家的人都跑来看热闹,他担心后面的人看不见他,便站在大方几上,大声喊:“都来看左三爹爹(左宗棠排行第三,所以自称左三)。”左宗棠不仅喜欢这种作秀,还喜欢讲些诡异荒诞之事,常惹得听者偷笑,但他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道:“某姓左,所谓左氏浮夸。”殊不知,李鸿章对他这种“浮夸”非常不以为然,说那都是些玩笑话,没有一点儿实际意义。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谭伯牛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