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职场遇到“可怕”领导:我命硬,更学会了弯腰

淮安网 2019-06-01

当职场遇到“可怕”领导:我命硬,更学会了弯腰

文 | 李栩然

首发 | 栩先生(ID:superMr_xu)


有太多人咨询过我关于被领导穿小鞋、遇到极品领导如何处理的问题。

趁着年底拿完奖金,很多人要考虑跳槽了,这一次我们来好好聊一聊这个话题。

以下故事来自职场真实案例,看到最后才是精华的干货。

01

这段时间,W兄受到了工作以来最大的教训,甚至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惨痛的教训。

W兄一向是我比较敬重的人,他处事可靠、为人低调,很少与人争斗。

但就在工作的第5个年头上,栽了一个终生难忘的跟头。

研究生毕业后,W兄一直在一家挺大的私营企业里做采购工作。

部门领导是一个比较厚道的人,部门的氛围也挺和谐,W兄每天都是“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工作给干完了。

这种工作状态,一度让每天上班都有种吃火锅底料的我非常羡慕。

直到,17年中旬的时候,原来的部门领导走了,从别的部门提拔来一个少壮派经理。

对这个经理,W兄还是挺熟悉的,能力很强,人好像也挺随和,有时候吃饭在餐厅碰到,还会打个招呼说笑两句。

但奇怪的是,这个经理在公司里待的时间不短,一步步成长为部门领导,关于他的评价和流言却很少。

W兄私下向这个经理原来所在的部门打听,所有人都说得似是而非、语焉不详,听到最多的就是三个字:

挺好的。

02

无非就是换了个领导而已,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最多就是重新洗牌嘛。W兄想。

但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

经理刚来没多久,就对之前的很多业务流程提出了新的思路和想法。

有些应该改的,W兄他们很快就调整了;但有些明显是无事生非的,他们就还是按原来的方法办。

经理看起来性格挺好,大家不按他说的做,也没有发脾气。

但流程走到到他这里,他不签字了。然后以工作推进不力为由,把几个人的绩效都打得很低。

W兄还没完全适应过来,经理又开始研究提出完全不切实际的工作计划。

在部门里很多老同志看来,这计划和“超英赶美”也差不了太多了。

于是有人在会上提了一些意见,经理笑呵呵地照单全收。

最后分配任务的时候却一个字没改,会上谁提的意见越狠,工作就越往谁头上派。

部门里开始有人明着暗着和经理对着干了,或者三两成群抱团骂娘了。

W兄虽然没有对着干,但是也渐渐明白了,新经理不是来“洗牌”的。

他是准备把牌桌子给掀了。

03

新经理也明显察觉到了部门里弥漫的不满情绪,为了稳定人心,他开始时不时找部门里的人一对一谈心。

经常把会议室的门一关,一谈就是大半天,谁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

可怕的是,聊完之后大家的表现都很怪,有些人开始收敛,有些人更加我行我素。

有些人得到重用,活干的少绩效却不低;有些人受到打压,稍有疏忽,就是一顿批评。

更可怕的是,同事和同事之间也失去了原有的信任。

因为大家或多或少都在背后说过经理的不好,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和经理谈心的时候把这些讲出去。

仅仅只有半年的时间,部门里原本和谐单纯的氛围已经荡然无存。

对此,W兄感到很难过甚至很愤怒,但也无能为力。

W兄是个很内敛的人,很少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向谁透露;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新经理都把握不了W兄到底是不是对他有意见。

而新经理的厉害之处在于,不管部门里的氛围变得多么奇怪,工作多不配合,台面上他都能面不改色地表示:部门很团结,下属对他的工作很支持。

有些人树立权威是靠能力,靠个人魅力,靠打动人心。

有些人,是靠机关算尽,靠权谋斗争。

W兄后来也理解了,新经理之所以要整出那么多事儿来,就是为了打破部门里原来的铁板一块。

他一个那么年轻的领导,突然空降到一个利益如此盘根错节的关键部门里。

一个不小心,走的就是他自己;或者,被那些在公司里待了多年的老油条给架空。

打草才能惊蛇,棍子捅下去了,才会有蛇顺杆爬。

只有各个击破,分而治之,躲在后面耍蛇的人才安全。

这是W兄离开部门后,和我反复交流复盘的出来的结论。

是的,W兄也最终也犯了一个错。

在某次和部门里一个关系还不错的人吃饭时,被新经理干的几件事给彻底恶心到的他,没忍住向原本还比较信任的同事抱怨了很久。

结果到了年底,新经理以采购部门需要强制轮岗的由头,把部门里几个不合他意的人全部调开。

W兄也在其中,去的部门大部分都是一些鸟不生蛋的边缘部门。

人心可畏啊!

当职场遇到“可怕”领导:我命硬,更学会了弯腰

04

W兄的新经理就像是一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

他的所有动作中都藏着似是而非,你根本看不透那些乱七八糟的举动究竟想要做什么。

但他却能在不动声色间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当然,这样的做法不一定就是真的很聪明,这样的能力也并不高明,这只不过是他长久以来的生存策略而已。

就像说狐狸狡猾,也只是狐狸为了生存而进化出的一种本领罢了。

我还见过另外一种领导。

他是某畅销杂志的主编。

在纸媒江河日下的现在,他所在那家杂志却活得风生水起,这其中他大刀阔斧地改革功不可没。

在圈内,他的严苛、他的强势和火爆脾气也是出了名的。

有一次好几个人一起吃饭时,他讲起来他曾经隔了几千里地开掉了一个人。

大概就是某地突发严重自然灾害,他派出去一个小团队连夜赶赴现场采访。

但团队却在离灾害发生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停下来了,他在后方等了十多个小时,只等来一篇道听途说、隔靴搔痒的报道。

他打电话质问,为什么不去事发地。

下去的记者回答说,那里可能还有次生灾害,没有车愿意去,交通不通,而且还有危险。

他一听就火了,几乎是破口大骂:“杂志社费这么大劲派你们去前线,不是让你们TMD躲在旁边看热闹的;没车愿意去,走也要TM走去!MLGB,不敢去一线的记者干什么记者,趁早TMD滚蛋……”

记者本来就顶着巨大压力到的前线,其中一个记者直接被骂火了,说了句:老子不干了。

他当场拍桌子说,你现在写辞职申请,找个地方给我发过来,拍照也行,我马上就批。

然后记者找了张纸,就写了两个大字:辞职,签了名字拍给他。

他这边直接就让人事部门替记者走程序,把东西都给他收拾好寄回家。

说得绝,做得也狠。

他讲完这个事儿后,问我的看法。

我说,从你的角度,我觉得你做得很对,不这样做,你们那个杂志估计早垮了,就像当年华为不呼唤“狼性文化”,也根本就不可能竞争得赢那些知名国际大公司。但从我的角度,我只有一个真实的想法。

什么想法?他好奇地问。

我一字一顿、肯定地说:我不希望你是我的领导。

05

这两种领导,可以说是职场里最极品的品种了,一种老谋深算、吃了人不吐骨头,就像老狐狸;另一种凶狠霸道、时时露出獠牙,就像是狼。

绝大部分领导都介乎狐狸与狼之间,甚至本身就是这两者的结合体。

在我看来,不管是处在这两个极端的领导还是处在中间的领导,其实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有可怕的一面。

我估计绝大多数工作后的人,都有过和领导斗智斗勇的经历,还有一些至今仍然被领导折磨得痛不欲生。

但是,很多人斗争却不讲究策略,落在下风甚至黯然败退,痛苦却不知道如何调整,最终只会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变得乱七八糟。

所以,这里我想要分享一下,我对于如何与领导相处的两个通用观点:

1. 不要对领导抱有太大幻想。

家里的老人常讲一句俗语,哪里的蛇都咬人。

就我工作多年所见,要想碰到一个厚道的领导,真的太需要运气。

与其期望下一个领导会比现在的好,还不如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做到不以领导喜、不以领导悲,更要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

反正不管好坏,他都是你的领导,人在屋檐下该低头低头,低不下头就走人,就那么回事儿而已。

2. 你讨厌什么样的领导,就一定要小心变成那样的人。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回望着你;与恶龙缠斗久,自己身上也会长出鳞片。这是符合人性变化的一条铁律。

在我们现在看来非常可怕的领导,大部分刚工作时可能也是傻白甜也是玛丽苏,但残酷的职场教育了他们、训练了他们,最终他们变得比他们之前的所有遭遇还要可怕。

这和媳妇儿熬成婆是一个道理。

所以,在苦熬的过程中,一定要时刻关注自己的“黑化”,时刻提醒自己的初心。

不要成为自己讨厌的人。

当职场遇到“可怕”领导:我命硬,更学会了弯腰

06

许多人在遇到不如意的领导时,很喜欢对着干,直到拍屁股走人或是留下来装孙子。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一语道破了这个原因:

在中国,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

不只是体制内,事实上,在任何一个职场里,你的领导都具有非常大的能量,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决定你的忙闲去留和收入高低。

这种权力就是支配他人的权力,是让人干他不喜欢的事情的一种魔法。

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高兴也罢痛苦也罢,只要你还在他的手底下干活,你就每天都要面对。

当你遇到极品领导时,当你每天上班都犹如上坟时,一定不能蛮干,但也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刻意逢迎。

前者会让你无立足之地,后者会让你丧失原则到最终怀疑人生。

你需要建立起自己的一套应对策略。

这里,我分享一下我关于这方面的独特思考和核心策略。

与其说是一种策略,不如说是一种类似于厚黑学的方法,这个方法是我从历史书里、从看过的职场斗争和自己亲身经历里得来。

希望能给大家一点启发。

07

第一,最大的反抗不是拍案而起,也不是消极怠工,而是隐藏自己。

所谓的隐藏自己,就是不要让那个你觉得可怕的领导注意到你。

成不了心腹,也不要成为心腹大患。

当你遇到一个极品领导时,明里暗里的反抗会让你成为他的敌人;过早的妥协跪舔又会让他觉得你是他的人。

这两者都会成为他重点关注的对象,而变得无处可逃。

真正稳妥聪明的做法,是隐藏起自己的一切想法和个性,上班干活、下班回家,该加班加班、该推脱推脱,一切有如平常。

让他忽略你,即使关注到也抓不到你的任何把柄,才是这种情况下,你能做出的最强力的反抗。

第二,最大的报复不是死磕到底,也不是暗箭伤人,而是笑着离开。

这是许多年轻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用一些很低级幼稚的手段来报复自己的领导,比如写匿名信、网上发帖,甚至还有人做出过激的举动来。

相信我,很多时候都是鱼死了,网没破。

你的许多举动不仅报复不了你的领导,还会让自己心态更崩溃,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其实,为什么非要用激烈的手段打破这张网呢?

逃离了这张网,就又是另一番天地了。

隐藏好自己后,就可以在暗地里把这个地方你能获得的东西全部研究透了。

级别、收入、经验、履历、人脉……不管是什么,得到你能在这里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后,跳槽离开,才是对你憎恨的领导的最大报复。

因为,他不仅再也控制不了你,还实实在在被你装傻充愣耍了一遭。

最近有一首歌里这样唱:我命硬学不来弯腰。

虽然唱着很过瘾,但有些时候我们弯腰不是因为我们放弃了尊严。

而是为了藏起那张硬气且写满不屑的脸。

韬光养晦,是因为我们有更高的追求。

蓄而不发,待其时也

到最后猛然挺身,才会真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 END ——

栩先生说:我是栩先生,文章来自我的个人原创微信公众号“栩先生”(ID:superMr_xu)。

关注公众号,在菜单栏可以直接读我的更多全网热文,和关于毛主席的精品文章

希望你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转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