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勤故事 | 你的嚣张给谁看

潮品会 2019-06-10

 

中午不到一点,歪在沙发上休息的我就听到楼道里传来一阵用力走路的脚步声,踢踢踏踏,一听就不是我们大队的同事,紧接着就是一声声重重的敲门声,可能是连续敲了几间办公室都没人应声,敲到我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可以算的上是砸门了,这个时候,我确信这是一个外来的人,或者咨询或者报警或者是哪个P2P平台前来做笔录的投资受损群众,作为内勤,作为大队接待外来人的第一道岗,我赶紧爬起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是经侦大队吧?”来人是一个男性,40岁-50岁之间,穿着厚厚的棉衣,头发油乎乎的,脚上的皮鞋脏的快看不出是皮鞋了,一张嘴说话就是来者不善的口气,语气特别冲,甚至带着点质问的语气。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我轻轻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礼貌的答道。


“不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的吗?说我今天下午来做材料,还让我准备又是银行流水又是什么截图的。”来人一脸的不耐烦。


听明白了,P2P平台投资受损群众来做材料的。当我在问他是在哪个平台投资了,住在哪,让他提前准备好的材料都准备好了没有的时候,这位先生一屁股坐在了我办公室沙发上,不偏不正的就坐在了我午睡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枕头上。我再次轻轻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忍了。


等我问清楚了,和他解释,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民警还在休息,让他在我办公室先坐着等一下,一上班民警就给他做笔录。这位先生不乐意了,嗓门比刚才还大。


“就不能让民警现在就给我做笔录吗?你们这这么偏,我倒了好几趟公交车才赶过来的,大中午的我午睡都没睡,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想了想又问:“这案子有戏吗?你们的办案水平我真是不敢相信啊,钱能回来吗?一个月之内能结案吗?”


我把给很多人解释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案件不是我们立案的,我们只是接到了外地的协查通知,帮助立案单位来做一下受害群众的笔录材料,做完了材料会寄到办案单位,具体案件进展,我们不掌握,可以去关注下这个平台的微信群,或者打电话到这个案件的立案单位咨询,保持通讯畅通 ,案件后续有进展会有人联系你的。


等我嘚啵嘚的说完这么多,这位先生白了我一眼,往沙发上一靠,闭目养神了。


我觉得我那一瞬间的血压要到180了,我真想踢开我的椅子站到他面前,问他一句,你的嚣张跋扈是给谁看的?


但是,参加工作第15个年头的我忍住了,默默的松开紧紧摁在办公室的双手,再次深呼吸,尽量保持语气平和的对他说“稍等,我给负责的民警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现在给你做笔录。”


打完电话,突然觉得特别委屈,不想去评判他素质的高低,不想去探究是什么造成了他的跋扈,更不想去分析,我是怎么变成今天这样“识大体”的。或许,这就是成长吧,一次一次的义愤填膺,一次一次的强压怒火,一次一次的自我劝解,一次一次的深呼吸中,我就被逼着成长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如果可以,真想和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投资受损的群众说,长点心吧,这么多年的防范宣传,记住一丁点就不至于依然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还有,请在语言上动作上表情上善待我们这些尽心尽力办案,竭尽全力挽损,不遗余力帮助你们的警察吧,你的“嚣张”不该给我们看,好吗?



原创稿件必须联系作者获取授权 | 可尽情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