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的故事 及 意义

邵阳热线 2019-11-06

转自人民日报 及 拾遗 公众号


作为一个80后的科幻电影迷,小时候就已经期待中国能创作一部像样的硬核科幻片出来。

 

为什么我们需要科幻电影?

 

中国的科幻电影在过去并非一片空白,不过在科幻大片的意义上,在能够与好莱坞科幻电影有可比性的范畴里,《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的第一部。

 

关于中国的科幻电影,普遍认为起于1980年的《珊瑚岛上的死光》,该片改编自童恩正的同名小说,那一年我国第一枚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沉寂了许久的中国科幻文学在1980年迎来了一次春天式的爆发,叶永烈、童恩正、郑文光这些中国科幻小说作家成为当时文学界的新偶像,他们也为当时的中国电影界开掘出了一片崭新题材的沃土。

 

但其后科幻文学的式微,令中国的科幻电影始终未能成气候。在科幻文学、科幻电影沉默的数十年时间里,我国航空航天的突破一直在继续——

 

1992年,我国载人飞船正式列入国家计划进行研制;

19991120日,中国第一艘载人航天实验飞船神舟一号发射升空;

2003年,我国成功发射第一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标志着中国成为继前苏联和美国之后第三个能够独立开展载人航天活动的国家;

2007年,嫦娥一号发射成功,中国人有了自己的全月球影像图;

2011年,天宫一号发射成功,标志着中国已经拥有建立初步空间站的能力;

2017年,天舟一号进入太空,这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首艘货运飞船;

2019年,嫦娥四号完成登陆月球背面,并拍下第一张月球背面全景图。

 

在这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的太空探索步伐始终向前,但遗憾的是科幻电影却没有同步“反哺”中国航天事业。流行文化在航天科技发展中的缺席,看似“无伤大体”,但其实让大众失去了一条与“高精尖”之间的生活纽带,也失去了借助流行文化“仰望星空”的视野——过于切近的焦虑及导致的短视,与对浩瀚宇宙和不可知的未来缺乏兴趣不无关系。

 

以科幻电影而言,无论是《2001太空漫游》,还是《异形》系列,抑或是《星球大战》系列,都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后美苏太空争霸期间成为经典——美国在航天科技方面的不断突破赋予了科幻电影不断的创新想象,而科幻电影在大众领域的流行又鼓励了青少年投身于航天事业——与NASA (美国航空航天局)有关的太空夏令营如今也成为了很多中国青少年出国短期游学的首选。

 

此外,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为西方大众插上的想象力翅膀,也让他们能够在更宏阔、更辽远的视域下审视人类的一系列终极命题——尽管这不并直接带来物质上的富足,但关于人类文明延续的思考得以在民间引来更大的回响。

 

今天,历经一代人的时间,同样是80后的导演郭帆将中国首部硬核科幻大片呈现给大家,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郭帆、吴京就是牛逼!成功不易,每走一步都充满艰辛,前路未知,困难重重,只有拥有强大的内心,加上愚公移山的精神,全力拼搏,才有成功的可能。让我们了解一下他们是如何走过来:

 

立志

1995年,15岁的郭帆,

看了卡梅隆导演的《终结者2》后,

他在心里暗暗立志:

“我要成为一名科幻片导演。”

 

人生难免有失落

 

高考,他报考北电,

结果没考上,

被海南大学法律专业录取了。

对于很多人而言,

可能就此便放弃了梦想,

但郭帆心不甘,

买了一台摄像机,

在大学时拍起了短片。

 

倔强

海南大学毕业后,

他就开始了北漂,

凭借画画这门手艺,

混迹于电影电视节目组,

几年后对电影行业有了一定了解,

考上北电导演专业,

 

郭帆用“倔强”一词来概括:

“我大学读的是法律专业,

离电影很远,但我喜欢电影,

所以想尽一切办法回归电影。

我觉得这其实是一种倔强。

倔强是我们真正成年的一个节点。

 

钻研

 

虽然执导了两部电影,

但郭帆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科幻。

他买了很多很多书,

关于天体物理的,关于量子力学的,

“没事就一点一点啃,为拍科幻片做准备。”

2015年,电影局选了5名新生代导演去美国好莱坞学习,郭帆也在其中。

这一趟学习之旅,

郭帆被震撼得瞠目结舌:

“中国电影工业跟美国电影工业相比,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其中差距最大的就是科幻片,

我们还在骑自行车呢,

人家已经开上法拉利了。

在访学期间,郭帆问美国同行:“你们看中国电影吗?”

得到的答案都是:NO。”

郭帆又在心里暗下决心:

“我要拍一部中国科幻片给你们瞧瞧。”

 

抓住机遇 认真细致准备

 

哈佛大学做了一个调查:

一个人的人生,

一般会有七次机会决定人生走向,

错过这七次机会,

这辈子基本就水波不兴了。

但上天在赐予我们这些机会时,

总是会设置一些门槛,

如果你没有胆量去跨越,

这些机会就会一溜而走。

 

 

2015年刘慈欣获得雨果奖后没多久,

郭帆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中影制片公司总经理凌红打来的。

“见了面,她摆出刘慈欣三部科幻小说:《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然后说,你对哪一部有兴趣?”

郭帆毫不犹豫:“流浪地球。”

凌红说:“那你先弄弄看。”

其实在找郭帆之前,

中影已找过卡梅隆、阿方索,

还找过吕克·贝松,

“希望这些名导来执导刘慈欣作品。”

但都被一口拒绝了。

于是中影又找到几个国内大导演,

但也被一口否决了:

“中国目前还不具备拍出好科幻片的能力。”

迫不得已,中影这才找了郭帆。

但郭帆只拍过两部小片,

要名气没名气,要经验没经验,

所以中影并没立马决定让郭帆执导,

 

而是让他“先试着弄一弄”。

为了抓住“先试试弄一弄”这个机会,郭帆豁出去了。

他自己垫资100万,

就呼啦啦运转起来了。

他先找到北漂老友龚格尔,

“你做我的制片人吧!”

然后两人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天天去和中科院科学家、物理学家、社会学家闲聊,并聘请其中多位做了学术顾问。

 

 

第一步:构建严谨的世界观。

第二步:编制一百年编年史。

第三步:制定3000张概念设计图。

第四步:改编剧本。

.........

 

机会留给有充分准备和敢于拼命的人

 

在没有合同没有承诺的情况下,

郭帆和龚格尔自掏100多万,

就这样一干就是半年,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如果中影不满意,最后换人怎么办?”

他们就一个念头:

“拼了老命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拿出的成果越多,就越能打动资方。

即便最后做不成,我也不会遗憾。

20164月,两人向中影汇报情况。

中影的领导们,

看着世界观架构说明书,

看着流浪地球100年编年史,

看着3000张概念图、8000张分镜头,

看着惊心动魄又充满中国味的剧本,

眼泪不知不觉就淌了下来。

第二天,郭帆收到通知:“准备开始吧。”

 

顶住压力

 

其实在《流浪地球》之前,

就有影视公司想拍刘慈欣的《三体》,

只是改编非常失败,

引起网民一片怒骂。

所以得知中影想拍《流浪地球》后,

大刘的粉丝们在网上怒吼:

“不要让中国人拍!

不要让中国人拍!

不要让中国人拍!

其实不光是大刘的粉丝,

业界导演和演员也几乎断定:

“中国现有条件拍不出真正的科幻片。”

以至于剧组向吴孟达发出邀请后,

吴孟达一开始竟然不想出演:

“这恐怕是好莱坞不要的烂片,我们买回来想试试看吧。”

面对这么一个不知名导演,

面对这么一个中国现状,

中影的领导内心其实非常忐忑,

“投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为了进一步降低风险,

他们找来万达影业和北京文化,

一起共同投资了《流浪地球》,

整个投入1亿多一点点。

其实,郭帆的压力更大,

圈内人看到他,第一句话就是:

“如果你们成功了,

中国电影从此就有了科幻片这一类型。

如果你们失败了,

我估计若干年内没人再敢碰硬科幻了。

 

 

八、想方设法克服困难

 

拍摄硬科幻电影非常耗钱,

所以好莱坞投资一部片子,

通常预算都是两三亿美元。

而郭帆拿到的预算是1亿人民币,相差十几倍呢。

所以郭帆一开始就毅然决定:

“不请昂贵的流量小生,

把大部分钱花在场景、道具、特效上。

郭帆找的主演,都是二三四线演员,

比如屈楚萧、李光洁,

有的主演我们连名字都没听过,比如赵今麦。

其中名气最大的演员,

就是已处于退休状态的吴孟达。

“最大程度地节约资金,

就是想做一部真正的科幻片。

 

 

九、采用创新的方法与四家特效公司、十家外包特效公司沟通、协调、管理。

 

节省下来的资金,

郭帆用在了制作特效上。

《流浪地球》最后的成片,

一共有2003个特效镜头。

郭帆本想全找美国公司做,

飞去一谈,吓傻了,

“一个S级的特效镜头,

57秒就是20万美金。

我们有2000个镜头,用不起。”

没办法,大部分特效只好找中国公司做。

价格虽然是低了很多,

但就是需要翻来覆去地修改。

“全片2003个镜头,

每个镜头改100版很正常,

最多一个镜头我们修改了251版。

那段时间,我脑里全是特效镜头,

其他事一概都记不住,

整个人跟傻了一样,非常痛苦。

 

十、团结一心、共同奋斗、自我牺牲

 

这样大量地消耗资金,

1亿元很快就花光了。

几个投资公司一商量,

又增加了几千万投资,

但很快又被郭帆花光了。

没钱了怎么办?

于是,一系列牺牲开始了:

郭帆把全部身家900万砸了进去;

龚格尔把自己的车卖了;

演员们自降了片酬;

摄影指导刘寅自己花钱,

买了几百万设备租给剧组,

拍摄完成后没有团队需要,

大概率还得砸在自己手里。

龚格尔在《电影制作手记》里说:

“我是头一次遇见给剧组搭钱的摄影。”

剧组就这样又开始运转起来,

可是没多久,钱又花光了。

但此时只拍完了地面部分,

天上“空间站”这条线还没拍呢。

没办法,郭帆只好再次请求增加投资,

但这一次,投资商产生了严重分歧,

甚至在桌子上吵了起来,

最后,万达影业决定撤资。

万达一退,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空间站这一部分拍摄,

剧组本想找一个大牌演员,

“他的戏份不是男一号,

但他愿意以自己的知名度带动项目,

愿意为青年演员开路,

同时只象征性地收一点点片酬。

龚格尔询问了多位大牌男星,

“碰了一圈,

著名演员几乎都碰过。

大家没有嘲笑我们,

但是说得都很明确:

中国科幻现在应该拍不了,

我们对市场的掌握很熟悉,

中国根本就没有这种机会。

这些大牌明星都不愿意来。

没钱,请不到人,

郭帆都有些绝望了:

“没办法,只有放弃空间站这条线。”

 

 

十一、不放弃

 

但放弃空间站这条线,

整部电影就会逊色很多。

不甘心的郭帆,突然间想起了吴京,

“京哥是个非常仗义的人,拍完《战狼2》后,声名正如日中天。”

于是郭帆就找吴京喝酒,

喝到酒酣耳热时,郭帆说:

“京哥,你帮我串场戏吧。”

吴京看着满脸诚恳的郭帆,

就像看到了当年倾家荡产拍《战狼2》的自己,

于是一拍大腿就答应了:

“今天我帮助你,以后你遇到执着追求电影艺术的人,你也要帮助他。”

吴京原以为只是客串一下,

没想到一客串就是一个月,

“客串着客串着就成了主演。”

一个月后,郭帆厚着脸皮对吴京说:

“京哥,超支了,你能不能不要片酬。”

吴京说:“行。”

拍着拍着,剧组彻底没钱了,

眼看着剧组就要停转,

这时,吴京站了出来。

吴京在剧组呆了一个多月后,

被郭帆团队的精气神感动了,

他掏出6000万,又从主演变成了出品人。

有人问吴京:“电影拍烂了怎么办?”

吴京说了这样一句话:

“即使拍烂了,也比没人拍强。

其实,我们已经成功了,

因为有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

未来,这7000人就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种子。”

吴京,真是牛逼。

 

拍这部电影,

演员们真是吃尽了苦头。

有多苦,举一个例子吧。

几个主要演员所穿的服装,

最轻的一套是60多斤,

最重的一套是130多斤。

这种衣服穿起来特别麻烦,

穿好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

所以一穿好,演员们是不能脱下衣服休息的。

要休息,只有两个办法,

一是完完全全趴在地上,

一是将自己挂在架子上。

最最麻烦的是内急,

内急要上厕所怎么办?

剧组就让演员们穿尿不湿。

李光洁一开始打死也不穿,

结果差点把膀胱憋坏了。

 

 

这些衣服实在是太重了,

穿在身上行走非常困难,

演员们经常走着走着就跪下了,

一跪膝盖就会青一块。

戴着头盔,呼吸非常困难,

演员们经常拍着拍着就吐了,

吐完又接着回来继续拍。

最最艰难的是65岁的吴孟达,

他身体本来就非常不好,

所以他拍摄的时候,救护车得在旁边候着。

太苦了,达叔一开始有点后悔:

“我65岁了,干嘛还要在这里受这个苦?回去就哭……回家后会哭。”

但拍摄了一段时间后,

达叔也被整个剧组感动了,

“能参演这部电影,值了。”

 

 

 

十二

 

201925日,大年初一。

《流浪地球》终于上映了。

一开始,很多人并不看好这部电影,

所以它的拍片量只排在第四位,

远远落后于《疯狂外星人》《新喜剧之王》《飞驰人生》。

但一播出后,口碑就炸了,

票房和排片,两天后双双逆袭至第一。

北美地区、奥大利亚、新西兰等地均有上影且排片不断增加

观众和影评人这样评价,

“燃爆了,绝对是世界级的。”

“中国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片。”

“中国科幻元年就此启航。”

这部片子甚至惊动了卡梅隆大帝,

他为此还写了两句祝愿:

“希望流浪地球的太空之旅顺利,

祝福中国的科幻电影之旅好运。

 

 

十三 不服输

谈起拍摄《流浪地球》时的感受,

郭帆说了这样一句话:

“中国的科幻电影没有前人铺路,

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所以,这次拍摄本身其实是一次冒险,

在给未来所有中国科幻电影趟路。

但这次趟路非常成功。

YouTube上有一条评论:

“当灾难来临的时候,

美国人选择坐飞船离开,

而中国人则想要拯救这个地球,

他们想创造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是啊,大家觉得中国电影工业化、标准化太差了,所以拍不了真正的科幻大片。

但郭帆团队硬是不信邪,

他们采用一种非常中国的方式:

 

在有限预算下,通过群策群力,

自愿牺牲自己的个体利益,

最终实现了超极限的拍摄质量,

不仅从此开起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

也开起了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大门。


转自人民网 及 拾遗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