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北京头条 2019-11-08

作者:卡普空

在魏国占领河西地区并设置西河郡之后,秦国失去了东部屏障,其腹心之地关东地区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从蒲坂关出发到秦国腹地之间甚至只有一道洛水勉强能算是天险,秦国的战略纵深几乎丧失殆尽,而魏国却打通了从河西出击争霸天下的道路。商鞅变法前的秦国本就是一个地处边陲的穷国,一向被中原诸侯视为蛮夷之国,加之国内政治动荡,又在河西之战中被魏国大败,因此魏国丝毫不把秦国看在眼里,在占领河西之后并没有进一步攻秦而是把主力转移到其他方向专心攻略中原。毕竟在当时的中原诸侯眼里,开发充分人口密集的中原地区才是王霸基业,放着富庶的中原不取而跑去攻打秦国这么个穷乡僻壤实在是有些不务正业,魏国自然也不例外。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西河郡对魏国而言只是一个主动出击争霸的通道,但对于秦国来说却是向外扩张的唯一道路。此时的秦国和南方的楚国还是抱团取暖对抗中原强力诸侯压迫的盟友,自然不可能出武关攻楚拓展生存空间。向西方扩张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茫茫戈壁对于任何一个冷兵器时代的国家而言都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秦国北方虽然环境比西面的戈壁要好得多,却降水稀少不适宜耕种。秦人虽多蛮夷之风其本质还是华夏族,一个地地道道的农耕民族。不适宜耕种的草原对于秦国来说就是鸡肋,拓之无用。而向西南方向的扩张则被莽莽秦岭的十万大山阻隔,在古蜀国修建金牛道之前这座山脉就是一道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造就的城墙,把秦国向巴蜀地区扩张的步伐死死的挡在山脚下。

这样一来,秦国若是不想在东周这个大争之世坐等中原诸侯决出胜负最后举国东西征灭秦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东方,从魏国的西河防线中冲出去,争霸中原!

公元前401年,秦国发动了对河西地区的攻击,然而,由于准备不充分,这场伐魏西河郡的战争秦军只推进到了阳孤就无以为继,被迫退兵。此后,秦国又于公元前393年和公元前390年两次进攻河西,但都被魏军击败。秦国矢志不渝企图夺回河西故地却屡屡被魏国击败,这让秦国上下夙夜难寐。公元前389年,组织攻击西河郡不利的秦惠公见河西难下,下令举全国之力调集超过50万秦人参军,大举进攻秦国东进道路上的重要城邑阴晋。秦军在阴晋城外布下营垒,誓要攻破这座魏军要塞。驻守西河郡的魏军形势危急。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但面对秦国数十万大军魏国并不是毫无反手之力,魏国在河西驻守着一支精锐军队,这支军队是由西河郡守吴起亲自操练多年的魏军精锐——魏武卒!

西河郡守吴起在任上编练魏武卒,他请国君魏武侯举行庆功宴会,使立上功者坐前排,使用金、银、铜等贵重餐具,猪、牛、羊三牲皆全;立次功者坐中排,贵重餐具适当减少;无功者坐后排,不得用贵重餐具。宴会结束后,还要在大门外论功赏赐有功者父母妻子家属。对死难将士家属,每年都派使者慰问,赏赐他们的父母,以示不忘。这极大地增强了西河魏军的荣誉感和士气。以至于得知秦国数十万大军来袭的消息后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的魏军士兵们非但没有军心涣散反而有数万人披坚执锐主动要求与秦军作战。这个就很厉害了,这种"不问敌人有多少,只问敌人在哪里"的高昂士气在整个古代军事史上都不多见,在春秋晚期更是蝎子粑粑独一份,直到秦孝公任用商鞅主持变法后才有了另一支军队在作战主动性上压过西河魏军。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吴起充分的利用了魏军高昂的士气,他请魏武侯派五万寸功未立的魏军作为步兵主力,由自己亲自率领反击秦军。武侯表示同意,并加派战车500乘、骑兵3000人作为冲阵和机动支援力量。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秦国本就是一个穷国,国力衰弱又丢失了河西地区,还在之前魏秦的几次交锋中接连遭受损失,这次能组织起五十万人发起攻击已经是倾尽全国之力,秦军士兵甚至连盔甲武器都配不齐,许多人拿着平时种地用的锄头镰刀就上战场了。而且由于抽调了太多的劳动力到前线作战,秦国国内的生产活动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前线的秦军士兵甚至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隔三差五的断炊。作为一个著名的军事家,通过对方营地炊烟来判断敌人的真实兵力那是基本功,虽然也存在像孙膑那样用增兵减灶之计欺骗对手的情况,但很显然,吴起要比庞涓聪明的多也谨慎得多。他并没有简单的通过数炊烟来判断当面之敌的实力,而是持续观察、试探,首先确定秦军后勤补给的稳固程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一支军队连后勤补给都做不好,那还谈什么战斗力,饿都饿死了。所以,这秦军的后勤状况是吴起观察的重点。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但这么一观察,吴起就观察出大问题了,他发现秦军营地的炊烟忽多忽少,有时候甚至干脆没了?!这什么情况?难道秦军士兵都是半仙,个个都会辟谷不成?作为兵家大拿,吴起对于神鬼怪谈那一套向来是不感冒的,秦军这种情况不是什么辟谷之类的花活儿,而是一个对于一支军队来说算是灭顶之灾的劫难——粮草不济!

兵法有云: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而后十万之师举矣。十万大军出击就要日费千金,何况秦国这次出动的是五十万人?秦惠公发动举国之力强攻阴晋本来是打算速战速决,靠一波流直接带走,却没想到被吴起看穿了虚实。吴起并没有急于与秦军决战,而是不断地以小规模部队出击来疲惫和迟滞秦军,主力却蹲在要塞里严防死守。五万军队对阵五十万军队,后者的后勤压力要大得多,但秦国国力却远不及魏国。在这种完全不对称的消耗中,秦军逐渐疲惫,刚出征的时候积攒的那一股怒气也被饥一顿饱一顿的前线生活消耗完了,秦军的士气、意志和战斗力都跌到了最低点。

吴起等待了许久的决战时机,到了。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再也无法忍受这无休无止的消耗的秦军发起了全线进攻,漫山遍野的秦军士兵如同海浪一般涌向魏军阵地,而这一次,一直以来都极力避免主力决战的魏军没有再继续躲避而是针锋相对的发起了反冲击。战前发布动员令的时候,吴起告诫麾下的士兵们,让他们各守本阵,各司其职,要是发现有不听命令擅自出战的,哪怕是一个人击溃了对方整支军队也没有功劳(诸吏士当从受敌车骑与徒。若车不得车,骑不得骑,徒不得徒,虽破军皆无功——《吴子 励士 第六》)。魏军这五六万人本来就是吴起特意选出来的寸功未立的士兵,吴起这么一说,那谁还敢不听命令?到了第二天的决战,吴起发布的命令得到了完完全全的执行,整支军队如臂指使,所向披靡。装备精良士气高涨但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魏武卒和装备简陋士气低落但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秦军在阴晋城外的旷野上猛然撞在了一起。魏武卒如同一把炽热的尖刀劈进了秦军方阵,所到之处秦军纷纷崩溃,士兵被杀散,阵地被击溃,魏军很快就看到了秦军阵地后方的景色——他们直接穿透了秦军主阵地。但秦军还没有崩溃,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魏武卒们砍到手软也没能一鼓而击溃对方。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但没关系,既然能杀穿秦军阵地一次,那就能杀穿第二次!稍作休整之后,趁着秦军还处于混乱之中,魏武卒们换了个方向又朝秦军阵地冲了过去,这一次,他们看到的是自家的营寨,而秦军阵地的混乱愈发的不可收拾——他们自己的车兵和自己的步兵混在一起,车兵想冲过来趁魏军调整阵型的机会冲垮魏军阵地,而步兵们却想后退一些以便重整阵型。这种混乱在严重拖延秦军战斗节奏的同时也给了魏军武卒们更多的立功机会,他们在整理装具补充箭矢武器之后又冲了过去。而秦军却因为混乱而无法作出任何有效的应对,只能看着魏武卒们顶盔掼甲在自家阵地上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这种一面倒的战斗很快就把秦军步兵们那最后的一点儿士气给消耗干净了,秦军步兵集群崩溃了!他们丢盔弃甲四散奔逃,而被裹在步兵阵地中的秦军车兵们没有发挥丝毫作用就这么憋屈的被步兵弟兄们裹挟着散的到处都是。车兵的威力在于集群冲击,被自家步兵们冲得七零八落的秦军车兵根本不是阵形严整士气高昂的魏武卒对手,只能跟着秦军步兵集群一起四散奔逃。

魏军大获全胜!

秦50万大军反攻河西歃血而归!名将吴起率5万魏武卒大败秦军

而秦军呢?死伤惨重却寸土未取,还徒耗了大量国力,秦国也成了天下诸侯嘲笑的对象。这让秦国上下深以为耻,也为秦国历史上一个重大的变化埋下了伏笔。

上一篇 10bet娱乐体育